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习核心运转习时代

回顾与展望

中国

特稿

在中共的话语体系里,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到今年十九大,中国经历了“极不平凡的五年”。

这句话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而言更是贴切——短短五年里,习近平从最高权力接班人,成为党的核心。

十九大赋予习近平的权力新布局,标志了习近平党内地位的进一步巩固,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中共指导思想,也宣示了习近平领导的“新时代”正式开启。

“新时代”是中国的历史新页,

必须直面的各种挑战将考验习近平如何汇集政治智慧,持续推进改革、促进经济稳健增长、确保社会稳定以及实现强国目标。

“新时代”关系习近平的历史定位,也势必为中国政治体制开创一个“习时代”。

回顾

习思想确立 新时代来临

今年10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习近平为全球最有权势的人,美国《时代》周刊本月则挑选他为今年“年度人物”季军,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称他为“中国国王”(king of China)。

2017年,对习近平而言,确实是“极不平凡”的一年。

国际舞台上,习近平高举自由贸易旗帜、强力捍卫全球化进程,并成功举办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多场大型主场外交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他带领中国走进世界的中心,填补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腾出的国际领导空间。

在中国国内,去年10月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提出习近平为全党的“核心”之后,一直到今秋十九大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简称“习思想”)确立为中共指导思想,标志了习近平党内地位的进一步巩固,习近平领导的“新时代”也正式开启。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刚提出‘核心’时,大家可能还在观望,还需要有个认识的过程。经过一年的发展,这个核心不仅得到了巩固,还上升到了新的历史高度。”

持续强力反腐管控政治纪律

反腐倡廉是习近平最得民心的工作之一,也是强化中共中央及他个人权威的最有效工具。据中纪委通报,今年首九个月共有56名省部级以上干部受处分,其中最大的“老虎”就是在7月被中纪委立案审查的原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

与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正副国级“老虎”一样,孙政才被指违反中共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选人用人唯亲唯利等。

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实际上就是破坏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和政治道路上没有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反腐运动把绝大多数党员干部拉回到政治纪律管控之下,保证了全党服从中央、服从最高领导人。

常委中没明显接班人
二十大后或仍是“新时代”

曾被视为中共“双接班人”体制主角之一的孙政才在反腐运动中落马,宣告了这一接班体制的瓦解。

十九大后,另一接班候选人——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没有进入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常委中没有明显的下一代接班人,显示习近平引领的新时代可能延伸到中共二十大之后。

此外,新任政治局常委栗战书、政治局委员丁薛祥、刘鹤、蔡奇、李希以及李强等受到习近平信任的大员,也都获得重用,在25人组成的政治局中占据多数,彰显习近平对中共新一届领导层的有力掌控。

习权威进一步体制化

中共十九大的首次政治局会议进一步将习近平的权威体制化。会议要求,政治局全体成员“要坚持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

会议还首次将习近平称为“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这是继毛泽东、华国锋后,再有中共领导人被冠以“领袖”的称号,掀开了习近平以“领袖”身份领导中国进入新时代的新一页。

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沈伯平说:“中国目前正处在转型期,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坚持把改革进行到底。而各项改革措施要到位,会动到各利益集团的奶酪,只有强势的领导人才能做得到。”

不过,有学者指出,习近平的地位到底有多巩固,仍有待观察。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鸣说,习近平上任以来不断收紧对舆论、网络和媒体的控制,没有体现出真正强势领导人应有的从容。

他说:“这种高压态势暴露了领导人的紧张。这紧张背后可能就是有暗流涌动。”

“伟大领袖”喊卡 定位“核心”

一些地方领导人在十九大后用“伟大领袖”“英明领袖”称呼习近平,贵州省黔西南党委召开大会时,更将习近平巨幅画像悬挂在主席台正中,并写上“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试图重启毛泽东时代的“伟大领袖”头衔,引起舆论争议。

这些带有个人崇拜色彩的颂词,很快就被高层叫停。

沈伯平说:“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要想回到文革时期的个人崇拜已不太可能。天安门城楼上,可能也只能挂毛泽东一个人的画像了,其他人的都不好挂上去。”

新华社上月17日就发表长篇通讯,强调要“拥护核心、紧跟核心”,将习近平的称号定位回到“核心”而非“伟大领袖”上。

主管党务和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本月初在省部级干部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研讨班上也说,领导干部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

有分析认为,地方领导喊出“伟大领袖”可能是“试水”,因为出现不同声音而紧急刹车。

从更大角度看,外界在十九大前热议的党主席制最终没实现,习近平思想也只是对邓小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而非首创。这显示,习近平仍需要在党内进行协商妥协。

同时,在经历过文革教训的中国,个人权威已经很难变成个人崇拜,“伟大领袖”的说法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展望

“两步走”战略向前走

习近平将领导中共朝着十九大提出的“两步走”战略目标迈进。预计2018年中共的工作重点将继续围绕党建和反腐、整肃政治纪律和工作作风,力图把中共建成高度统一、高效廉洁的政党。同时,中共也将推进各项改革,力争突破改革瓶颈,确保经济增长,大力推动扶贫,维护社会稳定。

中共政治局上月底审议通过党务公开条例,要求以公开促落实、促监督、促改进,保障党员民主权利,落实党员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这显示中共2018年将会尝试推进党务公开和党内改革。

反腐败方面,十九大报告提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但反腐败还没取得“压倒性胜利”。可以预见,明年中共会继续保持反腐高压态势,还会有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治理中下层腐败也是2018年反腐重点。

动员全党定点扶贫

为确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共今后三年将继续动员全党力量实施“定点扶贫”,力争实现习近平提出的“一个也不能少”的扶贫目标。为达到这个目标,中纪委将全力督战,明年起至2020年,持续开展扶贫领域的专项治理。

中纪委办公厅12月印发的通知表明,扶贫领域的贪污侵占、行贿受贿、虚报冒领、截留挪用、挥霍浪费、“吃拿卡要”、优亲厚友;地方党委、政府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履行主体责任不力、态度不坚决、工作不扎实、敷衍应付;相关职能部门履责不力、监管不严、推诿扯皮,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纪检监察机关履行监督责任不力等问题,都是专项治理重点。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中共通过党建、反腐和扶贫,“要让民众看到中共的权威性,这样老百姓有事时,才会依靠党组织而不是其他民间或外国团体。”

不过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沈伯平提醒,中共现阶段还只停留在“运动式反腐”,他认为更重要的任务是将清廉政治常态化。

他说:“每天抓一个部级干部,是抓不完的。我们要像新加坡一样,健全反腐制度,让大家知道有一个高压线在那里,一旦触犯会带来什么后果,最终他们就不会去做这事了。”

改革是2018年主旋律

中共将在2018年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显然也将是2018年的主旋律。

在经济领域,官方预料会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速国企改革,以及金融体制改革、确保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等措施。

楼市方面,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已确定为2018年重点工作,租购并举、租售同权措施等预料持续推开。

贯彻“党领导一切”目标

在政治领域,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指出,2018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全面铺开后,其他党政职能相近的单位也都将被整合,通过合署办公节约行政成本。

实际上,中共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最终目标就是为了加强党对反腐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这与中共的党建目标和“党领导一切”的宗旨都是相符的。

庄德水指出,政府亟需强有力的权威和高度统一的政治环境,来推进各项改革事业和强国建设。同时,随着资讯的发达和文化程度的普遍提升,民众的政治参与和民主意识正在提高,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考验着中共的执政能力。

他说:“执政党可以维持高度权威,但需要把权威转化为社会服务的力量,让民众感觉到这个权威为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沈伯平则呼吁,应健全人民当家做主的制度体系,让民众有个表达政治诉求的平台,政府也要对这些诉求有所呼应。

他说:“中国社会这些年都基本保持了稳定,但这是否意味着老百姓没问题、没怨气?我不认为是这样。表面的平静,不代表稳定。

“如果人民有呼声,而你通过压制或维稳作为借口来平息这种呼声,不等于民怨消失了;它仍然存在,而且可能通过另一种方式表达。”

沈伯平建议,基层人大代表应发挥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作用,把民众的看法反映给上层领导,逐步把小矛盾化解,避免非对抗性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

他说:“我们在这条路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改革需要社会稳定,要从这方面下手。”

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在线 » 习核心运转习时代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