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热血难凉!这位令90后泪目的老学长有着怎样的故事?

最近,上海交通大学迎来120周年校庆。在今天的校庆活动中,一位92岁的老学长在演讲时,毅然推开了为他准备的椅子。

热血难凉!这位令90后泪目的老学长有着怎样的故事?

一瞬间,令在场师生泪目。如此高龄的老学长思维清晰、精神矍铄,令在场的90后不禁感慨“热血难凉,前辈如此,即使只是一瞬间,胸中也翻滚不断,认真踏实,将这一点点火光,变大变坚定!”

这位老学长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核潜艇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

热血难凉!这位令90后泪目的老学长有着怎样的故事?

他的故事,要从中国的核潜艇讲起。

中国的核潜艇在一个荒芜凄凉、乱草丛生、人迹罕至的小岛上开始。

1958年,中国核潜艇工程立项。此时,靠着苏联还能提供部分技术资料。一年后,曾经的“老大哥”开始对中国施加压力,中断了一些重要项目的援助包括核潜艇工程。

毛泽东知道发誓:“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曾参加过仿制苏式常规潜艇又毕业于上海交大造船系的黄旭华被选中参加研制。

隐姓埋名30年,母亲从一篇报道中才知道他的事情

1957年大年初三,黄旭华准备离家,母亲摸着他的头说:“你从小就离开家里,到处颠沛流离求学,那时候战争很乱,交通不便,我们都很想念你,我天天为你祷告。现在好了,生活安定了,交通也方便了,我和你父亲都老了,希望你经常回家看看。”黄旭华满口答应。

不久后,他又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踏上荒无人烟小岛上的试验基地,开始研发核潜艇。为保守国家最高机密,在研制期间,他需要隐姓埋名。这一“蒸发”就是30年。

从1958年到1987年,近30年间黄旭华未进家门一步,就连通讯地址也没敢告诉家人。父亲临终也不知道儿子到底在干什么,就连父亲、二哥的追悼会他也没能回家奔丧。家人包括母亲对他的做法不理解。

直到1987年,一篇报道核潜艇研制事迹的报告文学《赫赫而无名的人生》刊登,尽管没有透露黄旭华的名字,但母亲还是从文中一句话“他的夫人李世英默默地支持他的工作”,知道了儿子的事情。

再见到黄旭华,母亲已93岁,从63岁开始,为见儿子盼了整整30年,此时的黄旭华也已两鬓斑白(灼见君已泪奔……)。

深明大义的母亲把所有子女叫到身边,说了一句话“三哥(黄旭华排行老三)的事情,大家都得谅解”。

62岁潜至水下300米,新纪录诞生,全艇沸腾了!

极限深潜试验是检验核潜艇战斗力的关键。1988年初,核潜艇按设计极限也要做深潜试验。所有参与人员都明白,这是一次重要的试验,也是一次危险的试验。

上世纪70年代末,美国的长尾鲨号核潜艇就是在深潜试验中葬身大海,艇上100多人全部遇难。试验之前,艇员心理包袱很重。

有人给家里留了遗书,有人唱起了《血染的风采》。总设计师黄旭华意识到了这种情绪的影响,在动员大会上他说:“我们下去是做试验的,不是准备牺牲,我们要唱 '雄赳赳,气昂昂'!”

就这样,时年62岁的黄旭华随着核潜艇下潜至水下300米,在这一深度,一张扑克牌大小的核潜艇艇壳要承受1.5吨的压力,黄旭华指挥试验人员记录各项有关数据,并获得成功。新纪录诞生,一个划时代的时刻到来,全艇沸腾了!

黄旭华,这个世界上第一位亲自参加核潜艇极限深潜试验的总设计师,即兴挥毫:“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如果人生有选择,还会干这行吗?

“核潜艇是大家的功劳,是一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将来在子孙面前说起来,我们这辈子没有虚度,一生都奉献给国家、给核潜艇事业,我们仅用不到10年的时间就实现了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造出来’的誓言,我们此生无悔!”

热血难凉!这位令90后泪目的老学长有着怎样的故事?

此生属于祖国,

此生属于核潜艇,

此生无怨无悔。

— THE END —

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在线 » 热血难凉!这位令90后泪目的老学长有着怎样的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