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第8页

故事

31岁的她相亲黄了十几次,这次眼看快成了却发现相错了

阅读(5398)评论()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刚还晴空万里,眨眼间竟下起了小雨。方圆甩了甩头发,下雨她倒是不太介意,小雨天打球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还要拿伞未免麻烦,若不是打球之前还要顺便去相亲,她大可顶着鸭舌帽出门。“圆圆,你换双高跟鞋啊?”方妈妈一把抓住正要出门的方圆,指着她脚上的球鞋喊着。“哎呀,行了。”方圆挣脱她妈,抓起雨伞出了门。楼下的幼儿园里传出孩子们的歌声:“

故事

我们公寓的美女半夜居然衣裳不整的叫我去房间里抓老鼠3

阅读(7978)评论()

“这件事还用通知你们的家里吗?”雷锋用试探性的语气对叶倾城三女问道。天香别墅中的四个女人,以叶倾城年龄最大,心智也是最成熟,其他三女对她的话还是很言听计从的。雷锋问完之后,佟颜和雯静非常默契的看了看叶倾城,那眼神所包含的意思不言而喻。“既然匪徒不是冲我们来的,我认为就不要通知家里了。省的芝麻绿豆的事闹得满城风雨。”高傲的叶倾城除了对

故事

可笑,这世上居然有人想用钱收买我!

阅读(2045)评论()

话说我在网上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因为陪游这种职业在小编的内心里一直都是跟那些你懂的(男人都懂)相牵连的,毕竟被央视曝光过嘛!但是这个故事刷新了小编的三观,不,五官,因为在看它的时候,小编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五官是扭曲而且惊恐的。下面开始安利本节故事梗概,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失足,额不,一个失业的上进女为了找工作,找了三个月都没找到,然后在

故事

去古代杀行尸,打土匪,暴打采花贼,泡皇帝,好不快活!

阅读(4220)评论()

姓名: 樆念竹,性别: 女,爱好: 自恋,时不时喜欢爆粗口,性格: 古灵精怪,容易冲动,开心时像阳光的天使,愤怒时像地狱的恶魔,是现代的一名女杀手,帮派里第二强大人物,因某项任务的失败,被帮主处死。 倒霉的樆念竹以为生命就此始结,投胎又是新一个轮回,可没想到,一阵刺眼充满奇幻的光芒,把她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哗啦哗啦,一阵冷水从樆念竹的头下浇了下去,樆念竹被冷水浇

故事

别人坟头蹦迪,我在坟头做直播!3

阅读(9030)评论()

“我,我这是在哪?”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乱糟糟的房间里面,周遭音乐还散发着而一股馊味。强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是我家,当时看你昏迷过去之后,就连忙将你送到了医院,后来医生说没什么事,等你醒过来就好了,所以我就将你带到我家来了。”说完,强子就站起来道:“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我这时也终于回忆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不禁连忙抓住他

故事

给受伤的总裁上药,没想到总裁趁机对我那样

阅读(7620)评论()

顾夫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状况,心如油浇,眼泪夺眶而出:“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两人合力撑起顾北辰,可刚站起来,他的双腿一软,身体的力量好似被突然抽走了,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在乔安暖怀里。他不会出事儿吧?乔安暖吓得魂不附体,死命的撑着他的身体。“先把辰儿带回房间,然后找医生来。”顾夫人忧心的吩咐乔安暖。两人搀扶着顾北

故事

我与其他男人暧昧热聊,前夫看到后却是这样的反应

阅读(8015)评论()

梁若榆在6年前和前夫祁迈肯离婚后,一直和儿子两地分居由婆婆带着。可是前夫的到来却打破了她的平静,原来儿子小宇在幼儿园时和小朋友因口角打架,原因竟然是小朋友笑他没有妈妈。知道原因后梁若榆非常的伤心,她没想到自己的疏忽竟造成孩子这么大的困扰。前夫祁迈肯的步步紧逼,让她不得不选择留在儿子身边……与前夫保持离婚后还同居的状态……一想到要

故事

别人坟头蹦迪,我在坟头做直播!2

阅读(6185)评论()

“奇怪的声音?”强子挠了挠头,然后看向摄像头道:“大家,想不想过去看看呢?”“当然要,主播快去。”“主播,说不定是鬼哟。”“好怕怕啊!”弹幕上大部分的人都说让强子赶紧过去看看,说不定就能看到个鬼啥的,这样也就不虚此行了。而我坐在电脑屏幕前也为强子捏了一把汗,生怕他遇到什么诡异的东西。强子踩着干枯的树叶和杂草,卡拉卡拉的向着那条小路走去。在穿过

故事

新婚第二天,老公就带我回门,没想到却是为了演戏

阅读(6452)评论()

一晃三天过去了,乔安暖背上的伤势已无大碍,基本恢复如初。今天,顾北辰下班比以往还要早,乔安暖看到他回来,似有些诧异:“老板光明正大的早退,真的合适吗?”顾北辰穿着一套西装,淡淡的道:“正因为是老板,我早退谁敢说什么?而且,我回来是要跟你一起回娘家。”“结婚三天不回门,今天回哪门子的娘家?”乔安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打心里排斥道。“那天我跟你爸说了,等你伤

故事

《山村术士》第013章 谁动了尸体

阅读(7053)评论()

刘星法毕,四周嘈杂声突然消失,那两个本来立在旁边的蓬头垢面影子也跟着消失,黑雾瞬间飘散开,月亮又重新挂在天上。刘星似乎是体力透支,额头渗出汗珠,踉跄两步到了大春身旁,对着大春胸口拍了两下,只见大春猛的坐起身,从嘴里哇哇吐出几口黑水,紧接着嚎啕大哭起来。卧槽!这特么是变魔术?死人再变活?刘星示意,让我帮他把大春扶了起来,“你这不算有背天数?”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