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第7页

故事

为了给我妈交手术费,我把自己跟一个漂亮女人做了交易4

阅读(3256)评论()

我跟夏青青就在这么一顿折腾中认识了,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反正就是不待见我。而她那臭脾气我是消受不了,合计着以后尽量别惹到她。夏青青吃完就摆摆手去沙发上靠着,悠哉悠哉的,我则是苦逼地去收拾。靠了会儿夏青青就进屋去了,我收拾好后也回屋里,原先学校的功课都做完了,书也没啥好看的,我就琢磨着打开电脑玩下得了,反正这是夏婉给我的,用了也没什么

故事

别人坟头蹦迪,我在坟头做直播!5

阅读(6174)评论()

听到强子的话,英叔有些看白痴的样子说道:“你不会搓一搓么,那是泥!”强子愣了几秒,将黑狗牙放到自己眼前端详了一下,随后用大拇指一搓,一层厚厚的黑色泥土直接被搓了起来。这时一股恶臭从里面传了出来,让拿着黑狗牙的强子和站在一边的我差点没直接吐出来。“我靠,你这里面包着的是什么东西,屎么?”强子将黑狗压扔在柜台上,捂着鼻子问道。“你这娃娃知道什么,黑

故事

划杠儿 | 随笔集

阅读(3112)评论()

- 25 -/ 划杠儿 /我知道你丫利用它挣了好多钱但是我现在只想为它出张唱片我还要为它付出更多更多包括我的痛苦悲伤与快乐我失去了太多却学会了执著站在这条路上我什么都舍得... ...- IN3 -▼中间柒咖啡第4个百日筑基达成柒艺术工作室第882篇儿推文我的老恩师曾经教导我说三年小成 / 五年中成 / 十年大成十年之后 / 欲罢不能... ...在此划杠儿谨记

故事

我们公寓的美女半夜居然衣裳不整的叫我去房间里抓老鼠2

阅读(2116)评论()

婷婷、颜儿,上车吧!别欺负阿正了。”一点警觉意识都没有的才女对雷婷和佟颜说道,似乎对阿正的遭遇非常同情。就在佟颜和雷婷上了车,刚关车门的一瞬间,面包车正好撞在了兰博基尼的屁股上,使车内的四个美女惊吓的有些花容失色。“开进去!”阿正对四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美女大喊一声,紧接着屁股尿流的逃回了保安室。驾驶兰博基尼的女人是四个美女当中年龄最大的

故事

别人坟头蹦迪,我在坟头做直播!

阅读(2969)评论()

“学校?”“我毕业于泗水城服装设计职业学校……”听到这话,正在查看简历的面试官愣了几秒,然后直接将简历放在一边道:“好,你回去等通知吧。”“我……”面试官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走了。见到这,我不禁苦笑了一声,将一肚子准备好的话给收回去,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待得我走后,屋子里面的几个面试官对视了一眼,纷纷嗤笑了起来。“一个职业学校的学生也敢来

故事

总裁娇妻被人谋杀曝尸荒野,一条皱巴巴领带让狡猾真凶露马脚

阅读(9642)评论()

1来到秦氏总公司的大堂,宁坤和白黎被前台领到了电梯间。电梯是观景式的,走进电梯里,可以看到大楼旁的小花园被修剪得很漂亮。因为这次要去的是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所以白黎站在电梯里的时候手抖得很厉害,为了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她双手手指交叉握紧,想让颤抖停下来。可是就算手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了,她心里的恐惧也却丝毫没有减少。这时,宁坤把手覆在她的

故事

我是做皮货买卖的,可居然收到一张血淋淋的人皮!4

阅读(8648)评论()

大千世界,真实无奇不有,但要是说,小孩子能长成这样,实在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了。看着他们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我心里一惊,有些好奇。难不成,这三个小家伙还想对付我?虽说他们长了三张面目狰狞、诡异的狼脸,但毕竟还只是三个孩子,我自信可以应付的过来。稍微往后退了半步,把身体靠在车上,这样,能让我稍微觉得安全一些。一般来说,不管是打群架,还是对付兽群,首先要做

故事

她不顾老人与儿子,为了自己改嫁他人,如今的情况让他傻了眼!

阅读(9018)评论()

一个浑身穿着仿版时装的中年妇女在大街上拉扯着一个二十六七岁挺拔的青年大骂:“你这个不孝子,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妈!是我怀胎十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现在你有了好工作,生活富足了,却只知道孝敬你姑姑不管你亲妈!”青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说一句:“我妈已经死了,十几年前我去和她要粮食借钱的时候就死了!”还在疯狂叫骂的女人立马愣住了…这个女人叫杨

故事

我们公寓的美女半夜居然衣裳不整的叫我去房间里抓老鼠4

阅读(2472)评论()

香别墅内,佟颜正趴在清晰透明的大玻璃窗前,双手拖住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别墅前的保安室。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出现。“颜儿,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雷婷已经恢复了常态,搂着佟颜的肩膀问道。“嘘!小点声,别让雯雯姐听到。”佟颜竖起食指放在嘴前,小声的对雷婷说道:“婷婷姐,我上午在正哥哥的被子里放满了辣椒面,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睡觉?我真想看看他身上沾

故事

为了给我妈交手术费,我把自己跟一个漂亮女人做了交易3

阅读(4958)评论()

我和姐姐就这样和好了,我想如果这短暂的冷战也算是吵架的话,那彼此看不见的无声的泪水就让我们和好了。早上起来的时候姐姐已经不在家里了,应该是去医院照顾我妈了。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正如此时坐在床上的我一般恍惚。不清楚自己发了多久的呆,回过神后就去了客厅,饭桌上有豆浆和包子,显然是是姐姐买的。我去洗漱完又吃完,整个人一声不吭的,然后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