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第10页

故事

传说:白龙马被二瘪子的毒箭所伤!

阅读(3122)评论()

从前,小营村西头有个叫二瘪子的财主,在山底下种了一大片麦子。这天五更,二瘪子到地里看庄稼,发现地里有匹白马,登时火了,谁家的马呀?挺大的牲口不拴,让它到地里槽蹋庄稼,缺德不缺德呀?白马听了,一溜烟似的跑了。二瘪子顺着马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可是,没跑多久,马就没影了。二瘪子十分生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非找你们家去不可!可是,把附近都跑遍了。谁家都没这匹白

故事

一个男人的四十九岁生日

阅读(2320)评论()

“老三,你在家呀!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下午五点四十分,我刚回到公司,就接到了老张的电话,也没说是什么事情,就挂了。二十分钟后,他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嚷道:“老三,我来接你了,陪我喝酒去。”老张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会计师,朋友,也是酒友,好酒,也能喝。 “坐骨神经痛,在吃药,医生说这几天不能喝酒了。”我歉意地解释道。 “那行,不要你喝酒。我们去吃狗杂火

故事

奶奶被土匪绑票,爷爷却跑到死过人的凶宅喊了一夜5

阅读(9735)评论()

我能看出来那地方原先是绺子,完全是因为老核桃的原因。胡匪可能是这世上搭盖房子时唯一不讲风水的存在了,讲的是易守难攻、隐秘退路。绺子附近最好有一个能容身的山洞。山里风大雪大,遇上过山风,雪能积一米多深,一旦房门被雪堆住了,屋里的人连门都出不去,弄个山洞就为了猫冬。张木带我们过来的地方,这些东西全都有,不是老绺子都怪了。我刚要开口,老杨却先翻

故事

“平衡先生”保孟扬的生活哲学|封面人物

阅读(3224)评论()

(采访/赵靖宇 编辑/夏天 策划/本刊编辑部 鸣谢 热度摄影机构)事业与家庭,物质与精神,做菜与生活,烟斗与旅行,我们聊了很多,忽而,他是一名职业经理人;忽而,他又成了一名美食家。他喜欢做菜,总说做菜是一个创造的过程,正如那道人们耳熟能详的“金钩白菜”,要是没有那个将白菜与虾米炒在一起的人,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品尝到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味道。保孟扬说,生活就如

故事

矽肺,矽肺,那爱的氧气房

阅读(4498)评论()

徐州。2016年元宵节。在一间20平方的透明“氧气房”里,冯磊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单腿下跪,激动地向何月柠求婚。氧气房外,掌声夹着喊声:“在一起!”何月柠泪水盈眶,激动地伏在冯磊的怀里,轻轻饮泣……何月柠本来一分钟都离不开氧气管,冯磊就为她造了间爱的“氧气房”……这是一段最美的、恩爱交织的“姐弟恋”——落魄时遇热心姐姐2015年3月,冯磊意外得知

故事

奶奶被土匪绑票,爷爷却跑到死过人的凶宅喊了一夜4

阅读(4510)评论()

老核桃不高兴了:“他要是办不了,我更办不成!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没他强呢!我都九十多了,就算我给你面子,跟你上了山,能办得了什么事儿?我这身本事都教给他了,你要是信不着他,我也没招儿。”高大头还要说什么,就让那老头狠狠踹了一脚:“老哥说行,肯定行!走江湖的一口吐沫一个钉,还能唬弄你啊?”高大头想了半天才一咬牙:“行,那就请靠大侄子了!你收拾收拾,咱们明天就上

故事

彩票中千万,下属伴我眠。

阅读(9385)评论()

上期回顾:彩票中了1000万后,我开公司招聘的第一个女员工(2)她竟然看着我说:“好啊!”他说完这句话,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除了无语之外,心里竟多半是激动,她同意住我家,虽然我说我出去住。但是这也很不一般了。我想张嘴说点什么,但是还没开口,她已经先开了口:“你能不能也在家住啊?我自己怕黑!”我张了张嘴竟然什么也没说出口。一天的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

故事

一个上小学的小姑娘写的暗黑《小红帽》,映射了这么多现实

阅读(9247)评论()

朋友家上小学的女儿妞妞,写了篇暗黑版的《小红帽》,直接颠覆了传统。小红帽不再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大灰狼也变成了个悲情英雄。本来在格林兄弟的笔下,小红帽的故事就是口味极重的。用剪刀剪破大灰狼的肚皮啊,血淋淋的场面,比《德州电锯杀人狂》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暗黑归暗黑,现在小朋友们想象力的确是够丰富的。从前,有个小姑娘和奶奶、妈妈住在一起

故事

奶奶被土匪绑票,爷爷却跑到死过人的凶宅喊了一夜3

阅读(8990)评论()

我一下停住了,倒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那声音太熟悉了——是老核桃,绝对是老核桃!他的声音我听了十几年,绝对不会听错!可是那声音明明是从门口传过来的。要是老核桃在门口,那我身上背的是谁?我刚想回头,老核桃的一只手掌就压在了我脑袋上:“不许停,继续走!”他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阴寒的杀意。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压在我头上的手掌往里收了一下,五指的指甲同时按在

故事

奶奶被土匪绑票,爷爷却跑到死过人的凶宅喊了一夜2

阅读(7287)评论()

“滚你爹的!”老核桃张嘴就骂开了:“胡子再厉害也只能跟人横,跟鬼神行吗?”“你在山外都能撞邪,胡子那可是常年活在深山老林里,个把月都不下山一回的;遇上官兵围剿,还得往更深的林子里钻,躲上三五个月那是常事儿,撞邪那也是常事儿!”“解放前那会儿,是个人都知道,越深的林子里,怪事儿就越多,越往深山里去,出来的机会就越少。胡子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谁手上没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