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9)

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9)不从第一章开始,你是看不懂的,第一章在这里: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1)

0009:死

屈强看着这服务员,心里的yu火顿时转化为了怒火,这孙子打断自己等人的好事不说,竟然还站在这里说些怪话。

抄起一把椅子屈强就恶狠狠的扑了过去:“死你玛,你今天给老子死,不死都不行,老子让你活着比死还难受。”

狞着脸说完,屈强的椅子也砸在了孟强的身上。

李雨婷‘啊’的尖叫一声:“强哥,不要啊。”

‘嘭’

木屑纷飞,现场安静了下来。

椅子散架了,屈强惊呆了。

李雨婷也愣住了。

屈强惊骇的后退一步,这是个什么人?他的脑袋竟然比这实木椅子还要坚硬?

孟强冷笑了一声,一步步走向屈强:“我在问你,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么?”

屈强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不断后退:“你要干什么?是不是想动粗啊?老子警告你啊,别以为自己有功夫就能没有王法,你敢动你屈老子一根毫毛,我让你全家挨铁花生米。”

其他三个青年见事情不对,这会儿也没了侮辱李雨婷的心思,连忙和屈强并排站在一起,哥几个联合起来先把这家伙收拾了再说。

“艹你吗,死服务员,老子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看在你是个人才的份上,刚才你说的话我们可以当做没听见。想英雄救美?那不可能,我警告你可别热血上头逞英雄啊,现在是文明社会,收拾的就是你们这种会功夫的坏分子。”

“跟你说话呢,艹你吗听见没有?滚出去,现在立刻滚出去。”

孟强冷笑一声,伸出手指着四人的鼻子淡淡的说:“今天,谁也保不了你们。”

“孟强!”

门口传来一声尖叫,柳眉赶死赶活终于到场了,一看孟强将四位公子哥逼的不断后退,心中有些发毛,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孟强转回头看了她一眼,柔和的笑道:“别多管闲事儿,乖。”

柳眉急声说道:“有话好好说,不要……”

“滚!”

孟强面色一变,冷喝一声,把柳眉吓得一哆嗦,竟然不敢直视那目光了。

“艹你吗,你们这酒店还想不想开了?服务员竟然想打我,有没有人管啊。”

屈强色厉内荏的喊道,他心中发憷了,虽然仗势欺人惯了,虽然现在是四兄弟联手,可面对这个服务员他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孟强沉声道:“我说了,今天谁都保不了你们。”

“你今天敢动手,老子让你……啊!”

长发的李公子话还没说完,猛地发出一声惨叫。是孟强动了,但李公子敢发誓,他真的都没看见这家伙是怎么出手的。

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当场就倒飞了出去,人还在空中,便是一口血雾喷了出来。倒在地上不断抽搐,但却没有昏迷过去。孟强舍不得一下把他弄死,要慢慢的玩。

屈强几人吓得一哆嗦,还想说什么。可是孟强却突然平地消失了。

‘砰砰砰’

紧接着,三声闷响传来,三人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便也倒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包间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孟强笑了笑,看向李雨婷说:“女孩子不要看,转过去,眼睛闭上,乖。”

李雨婷心中丝毫不觉得恐惧,只觉得暖暖的,这个男人永远会给她强烈的安全感,当年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当年他还是个小混混,在学校里为了保护自己,和一群校外混混打架,也是说;女孩子不要看,转过头去。

而当自己再转回头,才知道,孟强自己挨了好几刀。然后用一把刀挑断了四五人的手脚筋,就此亡命天涯,不知所踪了。

那一次的转过头去,让李雨婷遗憾了八年。但今天,她依然服从他的话,转过头去。

倒在一起的四人看着孟强狞笑着一步步走来,吓得脸都白了:“别过来,你要干什么?”

“救命啊,杀人啦。你们酒店管不管?我是李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老子是李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啊。你们酒店见死不救嘛?”

“你们酒店还想不想开了?快点阻止这个暴力分子啊,快点啊,我草你们妈。”

四人捂着胸口,不顾那撕裂的痛感,歇斯底里的喊道。

而包间里已经进来了十几号保安,一个个痴呆的站着,看着孟强的背影,却是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止。

柳眉急的都要哭了:“孟强,你要干什么?孟强,你住手啊。”

孟强理都没理他,蹲下身来平静的看着屈强:“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我艹……”

“啪”

一计清脆的声音响起,屈强硬挨一巴掌,半边脸当场肿了起来,牙都松了。

“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么?”

“你给老子等……”

“啪”

反手又是一巴掌,屈强那几颗松动的牙齿当场飞了出来,哭喊道:“知道,知道。”

“写。”

屈强跪在地上,手指颤抖的沾了一点自己的鲜血,在地上写了一个‘死’

孟强问道:“谁死?”

“我,我死?”屈强心惊胆战的说。

“你为什么死?”

屈强看了眼李雨婷,颤颤巍巍的说:“因为我找死?”

孟强指了指李雨婷,说:“后悔么?”

屈强醒悟,连忙跪在地上不断给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的李雨婷磕头:“李小姐,我错了,我后悔了,我要改过,你给求求情吧。不要再打我了。”

孟强沉声打断道:“你撕她衣服了?哪只手撕的?”

屈强不敢回答。

孟强继续说:“那就是两只手咯?”

屈强尖叫一声:“左手!是左手!”

‘嘎嘣’一声脆响。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只见屈强的身子猛地蜷缩成一团,整个人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痛的叫都叫不出来了。左手整只手臂,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了起来。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好狠的手段啊。

孟强继续看向李公子:“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么?”

李公子心知这会儿谁都保不住自己,拖时间?硬骨头?那只会受更多的苦。在地上写了个死,然后跪在地上不断给李雨婷磕头:

“我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我是找死,我不是人,李小姐,我错了。我错了啊。”

说完,李公子有些惊恐的看了孟强一眼,咬牙伸出左手:“我没撕她衣服,但是……那就左手吧。”

‘嘎嘣’

地上又躺了一个人。

有了前车之鉴,剩下两人怎敢硬骨头?纷纷有样学样。片刻,连续传来两声‘嘎嘣’的声音,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柳眉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孟,孟强,你惹大祸啦!”

孟强耸耸肩:“是么?无所谓。”

站起身来踢了踢屈强的脑袋,道:“嗳,今天先饶你们一命。你们本来活不成的。别怀疑我的话。对了,自己祈祷吧,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千万不要在没人的地方碰见我。”

屈强四人心中狠狠一抽搐,什么?他还想杀我们?要不是今天有很多人在场,这孙子就要下死手了?这到底什么人啊,亡命徒也没这么杀人如麻啊。

“滚!”

一声怒喝,四人顾不得全身上下的疼痛,抱着断臂连忙走人。出了紫气东来,四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怨毒之色表明,他们绝不会咽下这口气。

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在线 » 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