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

故事

天堂里的炼狱者 ------香港步履匆匆的行走者

阅读(7298)评论()

其实我真的非常不喜欢香港,但不得不承认香港大部分人的确是非常有礼貌的,我喜欢香港人对于礼仪的态度,如同我喜欢日本。由于手机处于崩溃状态,不得已需要过港购买手机,毕竟和内地相比价格真的相差将近一千元,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自从我家虎皮椒做港代之后,每次过港我都成了化妆品的搬运工,这次依然不例外。说起香港,大概所有人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反应应该就是

故事

保安—The lose of innocence

阅读(8103)评论()

刘敏/文穿过一条细长的巷子,便到了宽敞的大道,街对面并排柷立着两座高高的大厦,是国瑞集团总部所在地,也是卢勇即将上班的地方。一圈很华丽的漆黑铁栏在两座高楼外围起一块空地,里面停放着许多足以让这座城市里任一个摩登女郎心动的轿车,在大楼玻璃墙反射出的光芒下,这些车耀的卢勇睁不开眼睛。但这炫目的一切跟卢勇的关系都不大。他工作的房间在铁栏外

故事

一个官渡粑粑,才是昆明人骨子里的味道!

阅读(2881)评论()

官渡粑粑是一道著名地方招牌小吃,历史悠久,此粑粑早在清朝年间就巳经享有盛名,最早发源地产于官渡,故有官渡粑粑之说,出于历史原因,官渡古镇的长住居民们,家家会做饼,个个是能手,每一天,家乡人都在用自己的勤劳,迎接着一批批来自远方的游客,每一天,家乡人都在用自己的智慧,撰写着一篇篇颂扬当地历史文化的精神与美,在不到1.5平方公里的古镇上,集结着唐、宋、元、

故事

真实灵异:十大邪地之扬州无灯巷螺丝结顶

阅读(8938)评论()

在扬州,有一条长约数百米,宽不足两米的普通小巷子,竟能与大名鼎鼎的北新桥海眼、新界北区、中山陵等并称中国十大邪地!其实很多扬州人并不知道这条小巷,其实它就在广陵路左拐,有名的蒋家桥饺面店附近。而这条小巷子奇怪的名字”螺丝结顶“,更是只有老扬州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现在和谐版的解释是说:在这条巷子里曾有一个有名的澡堂,面积小但设施全,并且一楼

故事

合租的美女行为很不正常,没想到她竟然...(19)

阅读(4514)评论()

我们一行人都没有说话,四周静得可怕,我想起这院子里的树猴子,心里忐忑不安,我想我现在的脸一定是惨白到不行。小黑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这家伙应该也是害怕了吧?过了良久,刘老五伸出手,摸了一下门上的血迹,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随后惊讶的说道:“是血!” 听见这货一说是血,我们立马都提高了警惕,拿着手机警戒的四周照看。然而除了周围矮矮的瓦房,却什么也没看见

故事

宁河故事:秧歌情

阅读(2676)评论()

秧歌情我出生在蓟运河边的一个小村庄,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尤其是家乡的大秧歌更是让我魂牵梦绕。说起老家的秧歌,在当地小有名气,听妈妈讲,从我太爷那辈起,就开始有一支小队伍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村里人生活不富裕,但为了扭起秧歌,你家出一尺红布,我家拿二尺红绫,他家献几条毛巾,就这样全村二十多个年轻小伙和姑娘腰系红绸扭起了大秧歌,扭得热火

故事

浑身长满毛的婴儿竟吓晕了接生的护士(7)

阅读(9103)评论()

不从第一章开始你是看不懂的,第一章在这里:浑身长满毛的婴儿竟吓晕了接生的护士(1)第七章 招财之鬼 一会儿,陈雪珊才从总编办公室走出来,她其实往日还要晚走,只是今天有事才早一些,女强人就是拼命。 “小猫,走吧,我先去给你换一套装备,这身可不行。” 我知道自己身上的一套夜市货,还无法入他们有钱人法眼,所以也没说什么,跟着陈雪珊上了她的奥迪。 而在我和陈雪

故事

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9)

阅读(6175)评论()

不从第一章开始,你是看不懂的,第一章在这里:退伍后给总裁美女当保镖,她竟然每晚都叫我过去(1)0009:死屈强看着这服务员,心里的yu火顿时转化为了怒火,这孙子打断自己等人的好事不说,竟然还站在这里说些怪话。抄起一把椅子屈强就恶狠狠的扑了过去:“死你玛,你今天给老子死,不死都不行,老子让你活着比死还难受。”狞着脸说完,屈强的椅子也砸在了孟强的身上。李雨婷

故事

“斑”来匆匆!“斑”去也匆匆

阅读(5357)评论()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懂得自己感情的人,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懂。十岁时我们喜欢如父亲般慈爱的人;到了二十岁我们喜欢上的是F4;又过十年眼光更实际,那时的爱情已与经济能力挂上勾;而四十岁的女人们谈起感情,又说喜欢能够经常回家的;到了五十岁,一切都不重要,如果要选择,更宁愿选择一个身体健康的。所以千万别说,感情是专一的,至死不渝的,变化,总是比感情来得

故事

他不幸摔成瘫痪丧失生育能力,却获美女看护倾心爱慕诞下两儿

阅读(9637)评论()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阿仲出身于粤东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二十一岁时经人介绍远赴湛江做建筑工人。一次他爬上一堵高约两米的墙头去修复墙面,不慎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原本从这么矮的地方摔下去,一般也就是受点皮肉伤,但阿仲摔的角度不对,竟然一下子便无法动弹。旁边的工友急忙把他送去医院,诊断一出来,阿仲和工友都吓傻了:下半身瘫痪,下肢完全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