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恋足资讯第9页

恋足故事

我的第一次前往丝袜会所的按摩恋足经历

阅读(12677)评论()

通常自个是去路旁边一些小店做些简单的丝足按摩踩背等,相对网络上的一些丝足会所我仍是感受应当有所区别。所以一天黑夜,我就单独去了丝足会所。当地在一个小区的单元楼上面。我依照网上的地址打车曩昔。进门是装修讲究的环境。别的诱人的前台接待了我,把我安排到二楼中心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是金黄色地毯和一个大双人床,电视,衣架,茶几,茶杯,还有一些生果

恋足故事

疯狂的恋上自己干妈的丝袜

阅读(7709)评论()

我十三岁上初二那年,爸爸的女同事孙老师人我做干儿子,放假的时候,我经常到她家业,有一次是个星期六,我在干妈家业,中午的时候,干妈穿着高跟鞋急急赶了回来,干妈今天似乎特别美丽,脚踏一双诱人的黑色高跟皮鞋,腿上裹着黑色长统水晶,大腿上还系着吊袜带,里面隐隐约约是一条红色,外边则是一条短裙,是一件普通女式宽衣。正当我垂涎欲滴的幻想着的时候,只听卡拉一声,

恋足故事

终于偷到了我美女的班主任的连裤丝袜

阅读(21907)评论()

我在大学里读经济学专业,经济学当然是少不了的课程~~~在大一的第二学期,我们专业来了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教我们微观经济学~~老师是80后,据说是个海归博士,长得也挺不错,因此我们班很多同学对她非常有好感。她的课虽然几乎不点名,但到课率却很高,而微观经济学也是我听得最认真的一堂课。上课有提问环节我都会积极发言,不光是为了平时分,更是为能够在她那里

恋足故事

我终于想法设法把她家钥匙弄到手了偷到了丝袜

阅读(7686)评论()

小安是我的好哥们,退伍回来一段时间后来到我市的一家高档楼盘任保安主管故事从这里说起。我第一次去他那找他,没进门就被那宏伟壮观的大楼所震撼,××花园,不愧是市里的顶级住宅,那框架大楼的结构,错落有致的楼层,一草一木,清澈的河流围绕着人工堆建的假山,无不衬托出富人区的人文环境,然而这里让我最吸引人的还是衣着时尚的男男女女。在保安的

恋足故事

我远房二嫂与我的真实丝袜故事

阅读(6821)评论()

许丽是我的远房二嫂,只所以叫嫂,因为我们整个村庄都是姓王的,所以平时见了村里的人,都哥哥嫂子、叔叔伯伯叫得很亲热。第一次见到二嫂是在她的新婚之夜,那天夜里闹房的人很多,二嫂身穿红棉袄和红棉裤,被一帮小伙子按在炕上,说是要给她数数有几根肋骨。我们这里新婚之夜闹房一般都闹得很凶,越是长的漂亮的新娘,人们就越要往疯里闹,其实无非是借着闹房沾点便

恋足故事

美女舞蹈教师特别丝足服务

阅读(2316)评论()

我读高一的时候,有一次年级上要排一个舞蹈,而我竟被鬼使神差的选中了。带我们排练舞蹈的是校里刚分来的一个女教师,姓张,人长的非常之不错,尤其是那双玉脚,虽然我在校园内外已经瞻仰过无数遍了,可是却从来没有机会接近,这次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么! 我们利用课余时间排练,地点就在校小礼堂,每周二,四,六排。每次她总是穿着

恋足故事

等了好久重于等到那双丝袜脚再次的出现

阅读(285)评论()

在我的心里,一直期待着那双丝袜脚再次的出现,但是在这样的季节里,我知道概率是非常小的。在食堂帮忙的这段日子里,我一直有这样的念头。 这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周四,中午食堂开饭了,单位好多的人都下楼来到餐厅。有好多的人,排成三列,每一列的队伍都好长。女同事大多穿的是冬靴,或者是不露脚面的皮鞋。就在这一波的人群散去的时候,有一个身材很好的女同

恋足故事

作为恋足爱好者火车上我也找到我的满足感

阅读(1328)评论()

前段时间我坐从哈尔滨至上海的硬座车去办事,此时正值盛夏,我在满是臭汗的气味间挤来挤去,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擦了擦汗。过了一会儿,上来两个女孩,一个拎着一个大仔包,一个拎着一大袋面包。两人坐在我的对面,她俩从一上车嘴就不闲着,一边大口大口喝着雪碧,一边高谈阔论。我倚窗而坐,随便捧一本书打量着两个女孩,两个女孩听口音是地道的北京人,20来岁,

恋足故事

作为高中班主任我的女班长的白皙嫩脚丫让我着迷很久

阅读(3147)评论()

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对女孩的脚产生浓厚的兴趣,欲望无从发泄,只能藏在心底,可是终于有天,我释放出来了 那是初三的一天,天气似乎很不好,可是为了迎接体育考试,我们还是站在了操场上,身为体委,四下巡视一下,意识到我们班最可爱的那个女孩,也就是所谓的班花还没有来,她平时看起来身体就好像不怎样,似乎经常熬夜的样子,我走到队伍排头那,问她的情况

恋足故事

我终于通过各种途径实现了舔她玉足的目的

阅读(3733)评论()

那时候我刚来公司,第一天去人事部报道,在会客厅办理入职手续。她拿了报着一堆文件,走进来,跟我讲一些事宜。初次见面我被她的清丽深深吸引了,竟然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到底在讲什么。只记得两片薄薄的嘴唇在讲着什么。我有些口干,也有些紧张,当她问我有记下了吗?我想张口说话,竟然被自已的口水给呛到了。我说不好意思,能给我来杯水吗?她笑笑,说可以的。然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