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我作为一名小偷的恋足之路

 我是一名小偷,以偷东西为职业,尽管国家没有给我们这一行颁发过职业等级证书,可我仍然敬业爱岗,就象所有的劳模一样兢兢业业!应该说,我还是一名素质比较高的小偷,我的最高学历是本科,而且毕业後分到了北京一家重点高中任语文老师,不过我没去-----我告诉校方我身体不舒服,暂时不能去传道、授业、解惑,校方说可以虚位以待,随时欢迎我来,这可能老爷子帮我做了手脚 ,现在的教育机构有哪一个求贤若渴的?我没理他们的茬,继续当我的小偷,我爱这一行,为什麽这个学校不教偷东西?他们一个个满腹鬼胎,却要学生们学纯情.真他*的老谋深算!老爷子天天给我蹦,训斥我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好几次翻著毛泽东语录苦口婆心地教育,他那点退了休的教育局局长的余威全使在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是被逼急了,就谦虚地说,爸,我现在在辅导几个美国流学生学汉语,收入很高的,另外我还准备和人合办个私人学校。老爷子一听立马来了劲,眼都要眯成一条缝,他激动地问了一大串,说要好好教那些个外国学子他们千里求学多麽不易但最好不要有什麽师生恋如果学校成立了能不能让他去当教务主任.他年轻的时候就想有一所自己的学校因为那时国家不赞成现在可好了自己的儿子圆了他的宿愿,老爷子乐得当天晚上请他的老夥计们去西四的沙锅居搓了一顿,把我的蓝图添油加醋地海吹了一通,我很後悔那样说,对这个狂热的教育分子给於了深深的同情。 应当说在专业领域我有著很高的造诣,又象寡妇守贞似地恪守职业道德,也就是我们那一行的规矩,所以我从未失手,我很少和道上的朋友来往,这是我师傅教给我的,我的师傅是少有的高手,他的话都是我的人生信条,他还要求我不能碰女人,因为那是祸水!知道我的这只手是怎麽没的麽?师傅常这样警戒我,是女人!是女人!顶顶可怕的东西!如果想退出这一行才可以找女人的!师傅的断臂对我的印象很深,看看我的手,灵巧得可以弹钢琴,这是拿粉笔写字的手麽?他妈的,简直是糟蹋人!我可不想失去这麽可爱的手臂。我对女生敬而远之,对她们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当是野地里的鬼火。但我还是没有逃脱厄运,我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那是我出道不久遇到的第一次失手,时间是在我初二那年...... 学校在开运动会,几个女生拉著我要我和她们在一起看比赛,那有什麽好看的,没劲!我不喜欢这几个女生,她们第一长得不漂亮,第二老是取笑我长的白丫头片子,老子白不白和你们有什麽相干?可我那时嘴很笨,只会脸红,羞涩得样子让我现在想起来狠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我发誓现在要是见到当时的几个死丫头,一个个都要把她们干翻!我溜了出来,出校时却碰上了教务主任,他叫住了我:“小佳!你怎麽不去看比赛!”这是个很厉害的老师,我一怕,眼里竟滚出了晶莹的泪花,“怎麽了,有什麽事?”教务主任关心地问。“我,我,我妈不舒服!”我怯怯地说“哦!那你赶快回去看看吧!”教务主任慈祥的说“顺便替我向田局长...哦!向你爸问个好!”“是的!伍主任。”我飞快地跑了。我爸姓田,我叫田佳,同学说这是个女人的名字,我长得也象个女人!我那时只会憋红了脸:“胡说!”大学时有个块头很大的体育系的小子说现在有一种快餐叫田家饭,问我是不是吃田家饭长大的?我没出声,一个!拳把他打的吱嗷乱叫,随手拗段了他的小臂。他哭丧著脸说是给我开玩笑你这人怎麽能这样?我说去和你妈开玩笑吧!我的搏击也是师傅教给我的,那是在初二以後。他说他的徒弟不应当受欺负!那天离开学校後,我径直跑到朝阳区的一个高档公寓楼里,那天的天气虽然不太好,可我的心情很好,这次下手的目标是四楼,那是南航公司两个空姐的宿舍,她们昨天已经走了,好象是飞广州。进入的很顺利,就象是到了自己的家,师傅说就要有这种感觉,这是职业选手应有的素质,哪怕是主人开门回来你也不要慌,要震定地说:“先生!对不起,你走错了!”在他惊诧之间,你就可以脱身了,退路是看好的了。师傅在谆谆教诲时,也不想想我这麽一个半大孩子究竟能领会多少? 在我翻遍了所有的东西後,并没发现感兴趣的物件,壁柜里有一把很精致的皮鞭,我抽了几下,很响,有点意思,对於钱我不太感兴趣,我只是对进入别人家里好奇,这象探险,很刺激!在看完所有的东西後,我都会精心地把它们放回原处,只拿走很少很少的物件,或许,还不如何值钱,这是我的习惯,师傅却说这是我们这行最高的境界。壁柜里还有一双女式长筒皮靴很亮,象是才擦过,当然也很漂亮,用现在的话说叫“酷!” 这是典型的女人房间,到处都弥漫著女性的味道,我嗅了嗅她们留下的文胸,哦!很香----但我不太感兴趣,她们的内裤很多,但大致是黑色和白色只在样式和做工上有所区别,都很干净,散发著淡淡的馨香,这里,哦,还有一些首饰,没劲,戴这个有什麽用?啊!她们的照片,啧啧!真是漂亮妞,冰肌玉肤,眉如月,眸如星,嘴角的笑很诱人,她们的脸紧贴在一起,很亲密的样子,要是我能吻一下...... 师傅说我们这行不近女色的...管他呢!我把她们两个照片揣在了怀里。 我大摇大摆地去开门---啊!---糟了!门打不开了----这种门是进口的防盗门,师傅给我买了相同的一款让我练了好多次的,进进出出就象张张嘴,这不是“policeman-d型”麽?----哎呀!我的师傅,这是 “policeman-d1型”我,我怎麽这样不仔细啊!我的心慌乱起来,腾腾直跳,我不再是临时的主人 我象一只急於逃生的小白鼠。这种门和国内的不同,没有钥匙的话,进去和出来的开法不一样,d型和d1型的进入相同,出去却大不一样,我凝神屏气开始捣腾,急得满头大汗,好在这门很厚,外面听不到里边的声音。 时间在一分一分流逝,每一分锺对我来说都象一年!......给我点儿希望吧!赐予我力量吧,我是西瑞!我愈加胡思乱想....喔..有点儿戏了.... 再快些...my god!门开了!----门是被从外面大开的!随著咯咯的笑声,涌进来两个漂亮的女郎!一刹那间,我目瞪口呆,她们没有我慌乱,却很吃惊!我结结巴巴地说:“对......对..对不起!小...小姐...我走错了!”------- 天呀!我说些什麽啊!----我应该说你们走错了!我完了,我象是做错题目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妈的!我真是个拙劣的演员!她们出乎意外的镇定更增加了我的慌张,这两个空姐肯定是受过空中劫机的训练, 其中一个长相秀丽的女郎盯著我:“你是小偷!”“是!我是小偷! ”她冷豔的美震慑了我以至於张口就是大实话,随即我又笨拙地纠正:“不!我不是!我...走错了门...”按照师傅教的,我这时应当立马夺门而出,可不知是我多想看她们豔丽无方的容颜两眼,还是我经验不足被吓坏了,呆在那里动也不动,“我...我..很可怜的!”我可怜巴巴地说:“你们不要打我!” 瞧瞧!我当初就是这副熊样,还做贼呢!要是说给师傅听,气也把他气死了!另外一个样子很甜的女郎噗地笑了,她笑得很好听,“菁菁,他是个孩子,别吓著他了!”菁菁不笑:“也不小了!”“是麽?也不小了....”样子很甜的女郎象想起了什麽,她关上了门:“菁菁,你说他不小了?”“是啊!歆歆,你怎麽了......唔!”菁菁也象想起了什麽东西“可是,有些小吧 ,她蹙眉看著那个被叫做歆歆的女郎。
恋足之路恋足之路恋足之路 “你说的!不小啊!”歆歆笑吟吟地看著我.菁菁开始盯著我看,我也看著她,她的眼睛很靓,就是有点儿冷,我小心地看著她的反应,大气也不敢喘,我知道我的命运握在她的手里,至少是今天她决定著我。她突然点点头,我吓了一跳,怀里的照片没放好,竟掉了下来!她们都看到了.歆歆和菁菁会意地笑了,我的心更恐惧了,女人笑的时候不见得会是什麽好事,她要怎样对我,我又急又怕,一下子跪倒在她们面前,哀求道:“好姐姐们,饶了我吧,我这是第一次,我还小,放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饶了你,可以呀!”歆歆的微笑很甜蜜“那你先把她的鞋子舔干净!”她白玉般的下巴朝菁菁努了努。这个...这个...我犹豫著,尽管菁菁的鞋子一点也不脏,而且她的鞋子也很漂亮,衬出她娇好的脚形。你不愿意啊!”歆歆有些不快。“您,您别生气!我,我舔!”我赶快伏下了头,把嘴贴在菁菁的鞋上,她穿的是坡跟凉鞋,,性感的长筒丝袜,我在伏下的瞬间就嗅到了她脚上淡淡的幽香,这样的感觉很奇特,很挠人,我抬眼看了一下菁菁,她的嘴微翕,可以看到细碎整齐的白牙,似乎很满意我这样做,歆歆饶有兴趣地看著我的动作,眼神很得意。我用舌尖一点一点地舔舐著菁菁的鞋面,有时也会触及她薄薄的丝袜,不知为什麽我刚才不情愿的情绪一点也没有了,代替的是飘入云端的快感,站立的菁菁多象一位女神,我似乎只配跪在她的脚下。 舔完菁菁的两只鞋後,我讨好地问歆歆:“我也舔您的鞋子吧!”歆歆吐吐舌头,笑眯眯地说:“免了吧!”菁菁抬腿看看她的鞋,似乎很满意,拍拍我的头:“舔得蛮干净的,饶了你了!”歆歆伸了一下腿,示意我爬到另一个房间去。我驯服地爬了过去,我知道她们似乎还有别的节目,但我内心好象喜欢那样。 “这个学生潜质不错,模样也俊秀,可以成为我们的*的!天天在机舱里站,累也把人累死了,有个替我们*按摩的,其他姐妹要羡慕死的!”我听到歆歆快活的声音“没想到遇到上鬼天气到给我们带来了好运!”“你不要高兴太早,这事先不要告诉馨儿她们,折腾了一夜也没飞到白云机场,我累了,先洗个澡,你把他的情况问一下,如果他同意就**!”菁菁的话很冷静。过了一会儿,歆歆一个人走了进来,她坐在我面前,把腿翘了起来,她穿得很休闲,仔裤和奈克运动鞋间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跪在一个漂亮女孩面前,又是正视,我脸这才微微泛红,想低下头---她用鞋尖勾住我的下巴又使我抬仰了起来---我不由自主地双手托住她的脚。“怎麽?还想舔我的脚!”歆歆有些俏皮地问,她的声音很柔媚。 我的声音在喉间低低的发出:“是的!我,我觉得那样很好!”“喜欢姐姐的脚麽?”歆歆扭动了一下运动鞋。“喜欢!”我红著脸说“ 姐姐让我干什麽我都喜欢!”“是---麽!”歆歆来了兴趣“给姐姐当马骑可以麽?”我忽然有些硬,身子开始酥软,“我是姐姐的小马驹,任你骑任你打”“是麽!你这小鬼真有趣!”歆歆咯咯笑著“来吧!把姐姐的鞋脱了!”我正要用手脱她的鞋子时,她的纤纤素手打了我一下:“小笨蛋!用嘴,知道麽以後舔女孩子的脚时要用嘴脱鞋!” “哦!”我把嘴凑了上去,她脚上的奈克运动鞋是新的,洋溢著青春的气息,嘴唇挨著鞋帮时,我的心在发烫,因为歆歆在戏谑地看著我,她会喜欢我这样做的,她多美啊!我心里暗想。

 

 

我没有经验,不知是她秀丽的脚踝令我惊异还是我无法控制激动迷离的心情,我的嘴前所未有的笨拙,试了几次我才连咬带拱地褪下她的运动鞋,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我,太笨了!” “没关系!你会适应的!”歆歆温柔地鼓励我,并把她纤美的脚压在我的唇上,轻轻揉动,我的心一下乱了,我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脚形竟可以漂亮到这种地步,而且,这麽华美的脚还就在我的眼前,我的唇边!以前为什麽没有注意到呢?她那穿著白色棉袜的脚就象白雪公主一样纯真,袜子遮不住她美丽无方的曲线,看啊!那顶部微翘的肯定是她调皮的大脚趾,这脚背和脚心的交界处的弧度优雅的令人心悸!还有这淡淡的气味是兰香和汗气协调的融合,“我...我...”我喃喃的说不出一句话,紧紧地,紧紧地把脸贴在她的脚心,用脸上最敏感的肌肤去领略那美足上的温润。那是我第一次遗精时才有的感觉啊!我把脸在她的脚心里磨擦著,这简直是世间最好的享受!她的棉袜很柔软,柔软得让我似乎来到了爱丽丝漫游的仙景,我甚至不敢扒下她的袜子,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再管得住自己,歆歆哧哧地笑著,把玉腿伸到我的档下,拔开我贪婪冲动的手:“傻孩子,不要那样,呆会儿姐姐教你!”她的脚没离开,运动鞋直接就踩在了我的档上,我挺挺身,努力顶著她的鞋底,尽管隔著裤子和鞋,她脚上的那种无可言语的美妙和女性的阴柔仍然电流般地传来,迫使我不得不扭动臀部去迎合她的鞋底。“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悟性的小东西!”歆歆笑著夸我,露出迷人的酒窝“你该把袜子脱了!” 是麽?我要脱她的袜子,一个美丽女郎的袜子,而且是跪在她的面前,还被她的一只脚踩著......都是真的麽?我要用嘴用我的嘴唇夹住她的袜子!沸腾的欲望无情地灼烧我,我的嘴痴迷地伏在她的脚脖上,虔诚地叼住袜口,她莹白的脚腕就在我的唇下,用嘴脱下一个漂亮女孩的袜子是不可想象的美妙,是难以言传的销魂,是谁也不能阻挡的诱惑!即便是山,即便是海也不能阻挡!我的唇在她白皙的脚背上滑过,犹如蜻蜓的细须在我的心上掠过,在一个小男人的嘴唇移动下,我的脑海里终身难忘的一幕徐徐拉开了序幕,白袜在一寸寸褪下,一只光洁滑腻轻巧灵动的美足终於撩开了她迷人的面纱,呈出国色天香的风姿!她的脚是暖的,暖得足以使任何一个男人的世界里充满温情;她的脚是白的,白得令任何一个内心龌龊的男人不敢正视;她的脚是细腻的,细腻得胜过任何一部青春剧女主角脸上的肌肤;她的脚是柔软的,柔软得让所有的男人会为她哭泣;她的脚是华丽整齐的,即便是盛开的花中魁首牡丹也黯然失色;她的脚是诱人的即便是公元前505年出生的孔子也会匍匐跪倒磕头不止乞求怜悯,泪流交涕地拼命舔舐!我不敢相信她竟是世间的尤物。她那莹白的大脚趾不经意地勾动了一下,勾得我神魂颠倒,勾得我几欲手舞足蹈,我失控了,我的上身再也不敢直立了,她光华四射的天足彻底地征服了我,我折下腰,後挪了半尺,五体投地的趴在了歆歆的脚下,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也是所有男人唯一能做的!!我哆嗦的双手捧起她的裸足,虔诚地放在了我的头顶,膜拜!歆歆被我的举动逗乐了,她分明看的出我是多麽眷恋和崇拜她的纤足!她始料不及,作为亮丽而又会享受的空姐,她们只想在下机後有个仆人伺候一下疲劳的双足,有一个玩物供她们驱使,她这时清楚地意识到:她们有了一个*,一个驯服乖巧的小*,驯服到她只需要动一下小脚趾他就会跪下!乖巧到只要她伸出纤足他就会爬过去舔尽鞋上的微尘!这是多麽有趣的事啊! 我的悟性出奇的好,在嘴唇的工作下我又褪掉了她左脚的鞋袜,在我还没有认真欣赏她的玉足时,她的足尖已然游鱼样地滑进我的口中,我诚惶诚恐地急忙轻含住她的大脚趾,而她脚背上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我的眼前,不论是我那时15 岁的年龄还是现在24岁的的定力,我都无法摆脱那迷梦似的消魂。如果这样的一双脚还不能令你动心的话,如果这样的玉趾还勾不起你渴望舔舐的欲念,那麽你多半在性上有缺陷!

 

她的脚心低著我的下巴,而脚趾正享用我舌尖的爱抚。她的趾缝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所有的美味所有的快感似乎都是从脚趾间弥漫出的,比之美女的樱口、玉腿更让人爱不释口,我的舌尖挤进了大脚趾和另一个秀美的脚趾之间这或许只是前奏。我遂一舔舐了歆歆的每一个脚趾,在舔舐她的脚底时,她咯咯乐个不停,然而她很难意识到她的脚底具有无懈可击的魅力,很多女孩的脚只适於俯看和侧面欣赏。而歆歆的脚丫不这样,她的脚底更有形,更加柔润,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一般女孩子所有的娇媚加在一起也抵不上歆歆惊鸿一瞥的脚底,一般的男人狠不能在这样的脚底下苦苦哀求接受践踏!我的心碎了,我的心醉了! 我含住她细嫩的小脚趾,用舌尖诉说深深的爱慕,她的小脚趾完美到连趾甲都是含情脉脉的,那灵巧的小蛇似的脚趾在我的口腔轻盈曼妙,简直是天鹅的白颈我的嘴本能地把她的足趾咬得更紧了!...... .. 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或许是10分锺,或许是2分锺,但不管怎样我希望是一个世纪!我,喷薄而出,尚还稚嫩的身躯幸福地抖动,歆歆那只把我带入人间最美最超然的的纤足象升空的玉女一样飘然而出,我庆幸没有亵渎女神的天足,也庆幸她抽出的纤足及时地踩在了我的肩上,象是给我以安慰和鼓励。我的童贞就这样被一双美丽的秀足给轻易掠去了,生活也从此因女人的美足而绚烂!因当说从那时起,我就走上了恋足之路,锺情於纤足的魅力。

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在线 » 我作为一名小偷的恋足之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