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我解开了她的双脚丫头马上蜷缩起来双手按住下








该怎么办呢?苦苦思索了好久,我终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我又梦见了小静,梦见我们在那棵樱花树下玩挠痒痒,我把手伸进她的腋窝挠痒,她在我的脚心写字… 只要把情报的内容写在丫头的身体上,乘她进小静房间时给小静看一下不就好了吗!那写在哪里呢?身上别的部位不行,搜身时可能被发现的,而且清洁工的衣服脱起来也比较麻烦,最佳的部位就是脚底了! 我马上翻身起床,到丫头房里把她摇醒。 “丫头!!快!快起来!”我很兴奋,“我想到办法了!我想到办法了!!”…什么呀…”丫头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问道。 “我只要把情报写在你的脚底上,搜身时不就搜不出了吗。等你见到她后,你只要脱鞋给她看,就可以了!!绝对安全!” 我原以为丫头听了以后会很高兴,可是她听完我的话以后却脸涨得通红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啊!是啊!用钢笔在脚底写字那有多痒啊!恐怕连我都受不了,何况很怕痒的丫头呢? “要不…”我看着为难的她说道,“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丫头低头沉思了一会,说道:“不!就这么来吧!一定要把情报传过去的!” “你……不要勉强啊” “不要紧!”丫头深吸了一口气,“快来吧……” “现在就写?” “对!快啊,天亮以后我就要去教堂了。” “好吧,那你先把脚底洗一下,我去拿笔!” “讨厌!我的脚可干净了!”丫头又露出了笑容。 我拿来了一支钢笔和那份情报,坐到了丫头的床沿上。丫头把脚伸了过来。我看了她一眼,她满脸通红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副羞涩的样子,可平时那个老和我逗嘴的小姑娘比起来又别有一番风味。 我握住了她伸过来的左脚,她的脚肉鼓鼓的,和小静的脚不一样,像小孩子的脚。我盯着她的脚欣赏了好一阵,那如玉般美丽的小脚又勾起我的欲望,我忍不住在她脚底摸了一把,那种手感……我想这是我摸过的最美的尤物了。可丫头却痒得全身一震,看到她这种反应,我更是热血沸腾了。 “我开始写了哦”我拿起了钢笔。 “哦…………”丫头答应着,可我手中的脚已经有点向后缩了。 我举起了钢笔,在她的脚心和脚趾之间的那块肉上写了下去。 “呀!”丫头本能的大叫一声,把脚向后用力一抽,挣脱了我的手。 她这副怕痒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童心顿起。故意问道:“怎么了?弄疼你了吗?我可是很轻的啊…… “我……我…”丫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用一种特别轻的声音说,“我……我怕痒” “那你……忍一下吧,一会儿就好了…”我又抓过了她的脚。 “好吧……我试试…” 我的笔尖又一次点到了她的脚底。还没开始写,我就发现丫头一副咬紧牙关,屏住呼吸的样子。看来她要强忍住不笑出来。 于是我说道:“笑出来吧,笑出来会好一点的。”这可是我多年来的宝贵经验。当然我也想看看丫头娇笑时的样子。 这次我真的开始写了起来。我算准了字该写的大小,就用那坚硬的笔尖在丫头柔嫩的脚底上不轻不重地写了起来。 刚没写几个字,丫头就大声叫停了,我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她的脚挣扎得太厉害,很难写字了。 丫头在一边捂着肚子,喘着粗气,看来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这样不行,你忍一下,别乱动嘛。”我说道。 “我也想不动啊……可是太痒了…………我受不了… 这可怎么办?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鬼主意。 “要不,我把你的腿绑起来吧?”“啊?”丫头显得有些生气,可也没办法,“好……好吧,试试看吧… 于是我们就忙了起来先用一条毛巾捆住了她双脚的脚踝,再用一条毯子将她的双腿给裹了起来,再在外面用绳子扎了几圈。这下她可完全动不了了。我还给了她一个枕头让她抱着。她也拿出一条手帕咬在嘴里。 我一只手板住了她的脚趾,另一只手拿起了笔。 “开始了哦。” 这下在我面前的时一只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小脚了,我扳起了丫头的脚趾,让她的脚底绷紧,这样的脚底是最敏感的了。那坚硬的笔尖在一次触碰到了她的脚底,这次她动不了了,于是我就慢慢地用笔尖写出一笔一画来…… 我的笔继续写着,因为我一直很喜欢挠女孩的痒,从小到大也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现在我已经不自觉地把我的那些经验技术都用上了。平时走路不碰到地的地方是最敏感的,这里谁都碰不得,而脚后跟等处虽然稍不敏感一点,可一被挠,就别有一种痒的感觉,这种痒你可以忍,但忍得约久受的罪也越大。我的笔时轻时重地在她的脚心上的每处写着,每一个笔画,每一个假名都十分仔细地写。 女孩动听的笑声总是能激起我无限的力量,我此时已经忘了任务,忘了战争。只为了让丫头大笑而在她的脚心写着字。 丫头在我另一只手里的脚趾开始扭动起来了,可是被我板得牢牢的,一动也动不了。我的笔也慢慢地向她的脚心移去。 丫头已经笑得满头汗水了。可那情报上的内容只写了一半。那些内容都是用日文写的,我觉得可以写得更简短一些,但我是不会那么做的。一来是我没有那个权利,二来我又怎么肯放弃这个难得的挠痒机会呢?于是,我拿起丫头的另一只脚来… “知道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喊一声,休息一会儿。”说着我又开始写了起来。 随着我笔尖再次的触碰到丫头的脚底,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 我突然发现这是我一直梦到的一个情景,那次我本想挠小静的脚底的,可小静不让。后来我虽然离开了小静,可这个念头一直留在我的心里,每次梦见小静都少不了挠她的脚底。而当我得知小静已经成为别人的新娘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个愿望恐怕再也无法实现了。 我停了手,问道:“怎么了?”…我要去厕所…”丫头红着脸 我解开了她的双脚。丫头马上蜷缩起来,双手按住下腹部。紧紧地咬住了下嘴唇,好像在强忍住什么? “你…你抱我去吧…我怕走路时把字给擦了…”丫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成了一个温柔羞涩的小姑娘,轻声地说道。 我这辈子也没有听到过这么好要求,于是便轻轻地抱起了她。在我怀中的丫头用手臂勾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把头贴在了我的胸口…我突然希望通向厕所的路永远不要走完。 从厕所回来后,丫头再一次把脚伸给了我,我没有再绑住她,而是飞快地把剩下的一点写完了。这次丫头没有向刚才那样大笑了,只是吃吃地笑着。 从此,我也可以不定期地再丫头的脚底写字,看她娇笑的样子了。 没办法,后来,丫头说她的脚都给我摸过了,肯定没人要了。当时她还耍无赖,坐在地上哭呢。看来要和她逗一辈子的嘴了。

(

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在线 » 我解开了她的双脚丫头马上蜷缩起来双手按住下

分享:

相关推荐